基本無害

刀乱:大莺/一期三日/蜻蛉切
TF:红总中心/seekers/JP
aph:苏法英/北伊中心
AC:ELE/MA
时差中

日常日常日常

*还在内战中,大概

买总找情报处打听了半天,看火种信号就发现他家小红这会儿在训练场又不知在搞着啥,想了想还是亲自去捉人比较稳妥,结果等他到了训练场,才发现天上飞的不光小红一个,虎子半个空军都在,看到买总来了以为是上级视察,齐刷刷地从他面前列队飞过以示尊敬。

买总透过面前的一团尾气瞄了一眼,小红飞得很卖力,并没有理他。倒是一边做辅助训练的闹闹眼尖,瞬移过来一磕脚跟儿敬了个特别夸张的礼。

“怎么啦买总?小红他昨天刚整治了一通军纪,现在以身作则呢,不方便出来。”

买总心里一乐,“我怎么记得今天空军休假?”

“哪儿能啊买总,空军内部规定休战时期每天训练场至少两个循环,打卡走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记得有这规定啊,谁定的?”

“还能是谁,必须是您家小红啊!上次庆功会大伙儿还在油吧快活呢,丫定完规矩二话不说就提溜提溜把空军全赶回去了。顿时引发众怒,喝多了谁还管你什么级别,要不是我和雷子操碎心地护了他大半夜,绝壁当场给一帮尖头打死好吗!”

闹闹这回说着说着自己没忍住先笑了半天,买总也跟着笑。等他笑够了买总又问,“你们空军内部的事我管不着,不过你说小红这么下去会不会有一天给人反了?”

“昂?”闹翻天歪头,“不会啊。真反起来谁比得过我们家小红,又不是只有陆军会内部消化,前一阵子还反过一个呢,名字就不和您说了。”他冲买总咧嘴一笑,言下之意是现在虎子空军里已经没这人了。

买总意思意思表示了一下“看你们每天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突然想到今天本意并不是来找闹闹唠嗑的,于是又用内线叫了天上飞着的小红几遍,空指依然没有理他。

“他最近忙什么呢?”买总指指天上小红俯冲时拉出的那条线,“训练两循环也不至于每次找他还得调监控啊。”

“唔?”闹翻天好像被噎了一下,“您说小红?训练结束他就去实验室啦。”

买总看这可疑的态度,想到刚开战那会儿小红在实验室搞的大事情,条件反射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又打算反了?”

“您可别多想!”闹翻天一激动又敬了个礼,“其实是这样,声波最近不是开发了那什么的虚拟浮空系统么,完美模拟空战,说是拿来让空军给震荡波测试武器效果的,结果小红试用了以后分分钟沉迷,现在每天从训练场回去就说要给虎子的武器开发事业做贡献,都不打算从震荡波那黑好处了!”

买总想了想,前一阵子好像确实听说有这么个东西,没想到第一个中招的居然是他家小红,不禁十个分循环内第三次想笑。

“唉,”闹翻天愁眉苦脸,“声波还给测试系统加了空战积分榜,第一名积分都快给小红刷爆了。买总您别光笑,最近还算太平,没事儿来管管呗,再这么下去空军士气全没了!”

买总在心里暗道小红空战积分不排第一我能安心让他做空指么,一边问闹闹“你说的那个系统在哪?”

一周以后的例会威红难得没有撕逼。惊天雷目送二人飞速做完总结宣布散会然后冲向武器实验室的方向,顺手给了身边闹闹一通栗子。

“我看虎子药丸。”

整理自己一年前写的茄面现代au,发现里面有这样的桥段:番茄被反派注射药物一睡不醒,被告知番茄就在这栋楼里但是找不到解药也找不到番茄的挨揍心急如焚,用歌剧般的语调大喊“莱昂纳多啊啊啊啊啊”并成功把昏睡的番茄叫醒了
旁边还有备注“大力出奇迹,翡冷翠歌王的名号果真不是空穴来风”...

我可别是个傻子吧哈哈哈哈哈哈

夜间十一点的柯克兰家客厅

因为14号被捉去剪片所以拖到现在的仏诞60分233

亚瑟和弗朗西斯挨着坐在客厅的方桌前,英国人叼着烟把一小堆硬币从自己面前推到斯科特面前,一边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弗朗西斯的拖鞋一脚。 

“干嘛踩我?”弗朗西斯拿牌的手抖了一下,“真不绅士。” 

亚瑟举起双手表示无辜,他还真不是故意的。牌桌上的另外三条赌棍,他闭着眼睛都能踩到自己讨厌的人。“斯科特,帕蒂,”弗朗西斯把亚瑟举起来的手掰下去,“让着点?看看亚瑟都输多少了。” 

两位兄长泰然自若地理着牌,全当弗朗西斯放了个屁。 

眼看亚瑟又要输,弗朗西斯伸腿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亚瑟一脚,“多的牌给我。” 

“嗷!”英格兰人非常夸张地叫了一声,带着恶意的笑容把自己的一手烂牌握得紧紧的:“踹我就绅士了?” 

斯科特对两人的鸡飞狗跳见怪不怪,还是专心致志做自己的事。晚上十一点的钟声一响,弗朗西斯把自己面前赢来的硬币全都推到亚瑟面前,冲柯克兰家的兄弟们粲然一笑:“走了哦?明晚巴黎的焰火晚会,有兴趣可以来看看(“没兴趣。”亚瑟头也没抬)我还住老地方哦小亚瑟,你之前的房间也留着。” 

斯科特叼着烟干笑了一声,亚瑟低着头一个一个摆弄着桌上的硬币。 

“真不来?”弗朗西斯推开椅子,转身就要走。 

“…等下!”亚瑟突然扔下硬币扯住弗朗西斯的外套发力,拽得法国人一个趔趄,“我有东西给你。”
“哦?”弗朗西斯揶揄地笑了。 

“他给你烤了个蛋糕!”斯科特早就等着看这一出戏,脸上的表情和弗朗西斯如出一辙。亚瑟习惯性要回嘴,然而问候的话刚出口一个字,厨房里的烤箱“叮”的一声,他顿时窘迫得好像要把脸埋进那堆一英镑里。 

“我去厨房。”他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了,急匆匆从客厅跑了出去。 

“亚蒂本来想瞒着我偷偷做。”斯科特和弗朗西斯留在客厅里聊天,苏格兰人从亚瑟那边的硬币堆里随手挑了几个扔进自己面前这堆里,“我火机没火了打算去咖啡炉里借个火,才发现这小子在一堆面粉里切草莓!我拍了照!”斯科特掏出自己的手机扔给弗朗西斯。 

“不是吧,草莓味儿的?”他俩一起哈哈大笑。 

又过了一阵儿,弗朗西斯估摸着亚瑟自己弄出来的那堆玩意儿也该处理完了,干脆从桌边站起来,示意斯科特自己到厨房去看一眼。 

亚瑟手忙脚乱地给一个蛋糕打包,礼盒和包装的缎带都是红白蓝三色。他实在是做得全神贯注,直到弗朗西斯走到他身后帮他系上蛋糕盒子上的蝴蝶结,他才突然转过身来。 

“干嘛不敲门进来啊!” 

“本来就没关门…不过这回居然没闻到糊味,我们都蛮惊讶——虽然说也没闻到香味就是了。” 

“滚开啊你!”亚瑟把自己和弗朗西斯之间的距离拉开一点,用力戳他的胸口,“人也是会进步的好吧?这次的蛋糕可以吃,我可是亲口试过了。” 

“不是吧,”弗朗西斯乐了,“给我的礼物你先吃了?”
亚瑟一挑眉:“还想和上次一样?” 

弗朗西斯瞬间举手投降。二战时亚瑟给病中的弗朗西斯做了个蛋糕聊表心意,结果在资源短缺的战时,这人好死不死把小半袋没有标签的肥皂粉和着好不容易弄来的小麦粉一起塞进了烤箱里。 

“你个魔鬼”弗朗西斯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呻吟,“轰炸机都没你这么疼的!”“我不是,哈哈哈哈,我真不是故意的!”亚瑟趴在床边紧紧攥着弗朗西斯的手,笑得浑身发抖。 

“你还好意思笑!”弗朗西斯大怒,“你是人么!” 

之后除了一直饱受荼毒的柯克兰兄弟,亚瑟的自产蛋糕又少了一个友情客户。 

“我还以为你忘了。”弗朗西斯伸手掸掉亚瑟金发上糊上的一小撮面粉,又怕自己表意不清,补了一句,“我的生日。” 

“又不是什么好日子...”亚瑟叹了一口气,“谢谢你愿意吃我的蛋糕,生日快乐。” 

“就这?没有其他什么..亲一个之类的?” 

“滚开啊红酒混蛋!” 

一点后续 

8:00a.m. 7/14,伦敦 

“哥,”亚瑟一本正经地系好领带,“车钥匙借下,我车坏了。” 

“要开会?”斯科特叼着面包片看了他一眼,“送你去吧,谁知道你啥时候能把车开回来。去哪?” 

“希思罗。” 

“......”斯科特想起昨晚某人在家里说的话,突然莫名有种被秀一脸的感觉,“你大早上的去机场干什么?”

面签还是吹番茄

签证小哥:你们说到历史的时候第一反应为啥都是文艺复兴呢

我:因为番茄可爱啊!干啥都好还讨人喜欢 万世的天才balabala

后来从基友口中得知这个问题正常的回答应该是“文艺复兴是意大利历史中灿烂的明珠” 和番茄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然而吹完茄我就很高兴地走了

以及其他还嗑了诸如“你觉得我意哪里的巧克力最好吃”“啊真巧我也喜欢听歌剧你有喜欢的演员么”“为啥一开始不愿意和我全程意大利语呢”这种奇怪的问题

结束的时候小哥嘴里嘟囔着“签证好累 你这份弄完我要去休息一会儿 吃个甜点什么的”

行吧行吧

存档一个FOC!居然这么晚才玩到呜呜呜
p2虎子众人中惊鸿一瞥的红总 好美 满脑子只想吹他

没读过武器安全使用守则的买总

灵感来自 @ペ★ボ 太太「本命CP答卷」中6.双方一夜过后的早起场景

Starscream校准了系统,他身侧不远的地方有个稳定的火种波动,一切安全。这里是报应号权限最高的作战指挥室,常来的虎子不过四五个,整艘飞船里屈指可数的几个能完全避开Soundwave耳目的地方。

没有充电床这一缺点在此时显得微不足道。经历了半个晚上试图把对方糊上墙壁的战术讨论,Megatron和他的副官儿不约而同地选择在指挥室的长椅上凑合一下度过接下来的半个晚上。

Starscream的感知系统渐渐回归,他随即就感到有个什么重物压在自己身上。在点燃腿部推进器脱离铁桶头的压制之前Starscream长了个心眼,低头确认了一下压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啥。

泛着微弱紫光的炮管刚进入他的视觉处理器时,Starscream还是懵逼的。直到他不仅确认了伟大的Lord Megatron在下线前忘记了回收武器,而且现在这人间凶器隔着一层微不足道的座舱玻璃,正实打实地压在自己的火种舱上。

“哦,拆。”

Starscream吓得推进器都熄了。

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就在他身侧不到半米的地方,Megatron的火种脉冲平稳得没有一点变化的意思。Starscream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氖射线,估摸着自己有多大可能在不触发压在自己胸前那玩意儿的情况下把Megatron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最后还是决定以后黑枪铁桶头的机会多得是,现在没必要冒这风险。

“老炉渣。”Starscream打开他和Megatron专用的通讯频道,故意把优先级给调到战时警报那一档,“Megatron老炉渣!”

Megatron以让人惊讶的速度上了线。Starscream在接收到他上线的消息后立刻双手扶着融合炮的炮管掉了个个儿,把融合炮连同破坏大帝的手臂一起从自己的胸舱前挪开,对准了天花板的方向。

Megatron的处理系统消化了一下视觉传感器接收到的画面和内线里Starscream发来的消息,红色的光镜略显迷惑地对准了自己的副官儿:“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还想问你发什么神经咧!”Starscream双手举着融合炮维持着垂直于天花板的姿势,声音令人清醒地高了一个八度,“下线充电不回收武器就算了,能不能把保险给关上?知道融合炮充能一循环得多少能量么?”

Megatron看上去更迷惑了,不过他还是从善如流地把融合炮给关了。“就这?”

“我上线的时候这玩意儿充着能靠在我火种舱上,近到我以为我要和这门炮火种融合了,”Starscream气呼呼地把他的手臂放下来,翻个身去够桌上的数据板了,seeker刷着红漆的翅膀尖儿从Megatron刚刚放下的炮口前扫过,“就这。”

想让威红搞上床真是比威柱难多了 脑补了各种可能性 最后哪怕真的躺在了同一张床上都是以两人互骂傻逼结尾...我可别是个假粉哦【

不能三变的跑车不是好跑车

脑洞来源在最后


救护车围观漂移拍电影的时候,最直观的感受其实不是他拿着大剑耍帅,而是两辆超跑飙车时动不动爆发的惨叫:“我他渣的又被什么东西刮底盘了?!!”
“易拉罐??”扫描了工程车形态的救护车无法理解地看着漂移腿上一道蜿蜒的秃漆,“扫描了地球形态之后你的材料也变成和地球车一样的废铁了吗?”
“我哪知道,我在末路大街混日子时都没出过这种事故,这么低的底盘绝壁是人类反tf的阴谋!”漂移在操作台上痛苦地扭来扭去,救护车不得不分出一只手安抚地捏捏他的肩(“哎哟老救你轻点儿,疼!”“别乱动,下回少和十字线飙车,乖。”)
只过了两天,救护车就又欣赏了漂移的平地摔绝技。至少他自己什么也没感觉到,而身边的漂移已经飞了出去。
救护车从后视镜里看着大马路上薄薄的一片减速杠。
“……”


漂移憔悴地从手术台上下来,一个趔趄趴进救护车怀里。
“不干啦!不做跑车啦!只要蓝星的公路上还有减速杠我就绝对不变形,说到做到老救你帮我把变形齿轮锁起来。”
“干嘛非要扫超跑?大黄蜂科迈罗那么多年了,不也用得好好的吗。”他拿扳手不轻不重地敲着漂移的头。
“那不够帅啊!”小跑车挣扎,“补子说等他出场要扫兰博基尼,车型都选好了。”
医官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
“算了,我帮你把轮子锁起来吧。变形齿轮还得留着调动武器用呢。”
然而以为只锁轮子就能锁住年轻人飙车梦的救护车,naive。


漂移去扫了架飞机。不要问他一辆跑车哪来的飞行元件,在这个连大黄蜂都能突飞猛进增高14米的电影宇宙里,是个轮子就能上天和u球肩并肩。总之漂移的这版武装直升机不仅再也没有被挂底盘的烦恼还圆了千万轮子的飞机梦,在轮军内部的论坛里顿时人气飙升。
“来赛车啊十字线哈哈哈哈哈!”
然而武装直升机并不能快过超跑呢,漂移。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兰博基尼表示自己也想加螺旋桨,被编剧拒绝后表示喷气背包也没问题。
当然还是被拒绝了。


居然连我的头都不给我买

“我在芝加哥的废墟里找到了红蜘蛛的头!——不感兴趣?那看看这个”旧货商停都没停就开始继续介绍自己背的那一堆废品,顺手就把手上的东西扔一边儿去了。
全息投影前本来只想取笑威震天丑脸的星啸目瞪口呆。

“不管他开什么价我都嫌贵,肯定不会买的。”坐在他身旁的破坏大帝喜闻乐见,“擎天柱的头倒是可以考虑——不,我要买下擎天柱完整的尸体,让他成为报应号里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然后给船上的客人们展示我的丰功伟绩...”他的思绪又从蓝星电影上飘远了。
星啸从刚才就开始充能的氖射线一个没忍住,直直打上了威震天的脸。

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以及有没有好的跟枪练习推荐啊…………漓江塔被我打死的dj都堆成山了,跟枪还是烂得像一团shit…………